订阅Newsletter|首页

安琪“Angel"

安琪,与ANGEL谐音,在英语里面便是天使的意思。这也许是安琪的妈妈胡春英抱着刚出生被诊断为先天性唇腭裂的小安琪,眼眶里含着泪,对女儿许下的承诺。
安琪的爸爸刘建兵来自江苏盐湖,妈妈胡春英来自安徽省大别山区,婚后他们双双选择留在无锡打工。夫妻俩住着出租屋、挤着公交,每天早出晚归的工作,挣得的钱一部分寄给家里补贴家用,一部分给胡春英的母亲治病,剩下的一部分除开日常用度所剩无几。
婚后的第二年,夫妻俩的第一个孩子流产,突然的失去让这个知足而幸福的家庭突然陷入悲伤。接下来的一年,夫妻俩四处奔走请中医吃中药。大半年后,安琪悄无声息的来临。
“怀孕的女人往往是难受并快乐着的,期间的苦,恐怕也只有身有体会的人才能知晓了,老公往往是任劳任怨,哄我开心,我们一起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胡春英回忆起当时的心情这么说。 
然而,孩子的降临没有像期望的那么美好。单侧三度唇腭裂伴牙槽嵴裂——三度唇腭裂,没有上腭,只有一个鼻孔可以呼吸,她随时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惊恐的看着所有人,眼泪沿着脸颊流下来,仿佛害怕被这个世界遗弃。
面对旁人对的安琪指指点点,好心人关于放弃安琪的劝说,胡春英夫妇毫不动摇,他们坦然的接受安琪的伤疤,决心不再生孩子,好好的把安琪养大。他们面临的挑战是,安琪的患处使安琪几乎不能正常进食,而一个鼻孔出气也让安琪有窒息的危险。
今年12月,胡春英申请到嫣然天使基金,顺利来到北京住进嫣然天使医院,由李武德医生主刀对安琪进行了唇裂修复手术。

临近圣诞节,我们带着嫣然天使基金圣诞礼物探访安琪,这是她的术后第二天,安琪安静的躺在床上,两只胳膊被缠上纸质圆筒,防治手指对伤口的搔抓,嘴唇唇线被缝合得非常平整,两个鼻孔对称的用固定物支撑起来。看到我们,胡春英一直开心的笑着说个不停,时不时摸着安琪乌黑竖立的头发,重复着说:“要不是她的发型,我都认不出她来了。”聊了一会,躺在床上的安琪活泼的挥舞着两只手臂,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声音。安琪妈妈连忙把她抱起来,安琪这才满足的呆在妈妈怀里,扭转着小脑袋,瞪大双眼打量我们。冬日下午的暖阳透过窗户洒进来,照在安琪和胡春英身上,窗外冰天雪地,屋里暖意融融。

 

嫣然一笑就飞翔, 
笑容在心里,快乐在脸上, 
不说一句教人善良。 
爱笑的天使爱歌唱, 
带来人间希望, 
不需要翅膀嫣然一笑,就能快乐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