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Newsletter|首页

执拗的善良

     他第一次蹩脚的谎称他的父亲在着急找他的时候,可能还有些支支吾吾。只是爷爷奶奶也并没有再多问什么,看着他径自装满了一书包他觉得父亲爱吃的食物,然后送他去三里地外的车站坐车去他父亲的单位找他。渐渐这种默契的谎言变成心照不宣,爷爷奶奶送他上车前的叮嘱也就少了,只是看着孱弱的男孩背上鼓鼓囊囊的背包还是难免会唠叨几句:“别带那些孩子才会吃的东西”。不过他也听不进,有一点点执拗。


     这个七岁的男孩叫臧龙龙,相比其他同龄的孩子,他显得有些弱小,发黄的头发细软的像一层胎毛。他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在甘肃省庆阳市宁县瓦斜乡永吉村,距之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是他父亲工作的地方,他的父亲独居在那里。


     龙龙的父亲是个满怀心事的男人,总是一副如鲠在喉的样子。七年前他的妻子临盆在即,他从妻子所住的那家医院门口拣回一个男婴。他说当时医院门口台阶上围着一群人在议论,有意无意的会指指襁褓里孩子上唇的缺口。当他把这个啼哭的孩子抱进病房的时候,他妻子肚子里的另一个宝宝可能正迫不及待的在踢妈妈的肚子。


     几日后孩子降生,妻子带给他一个健康的女婴和一纸离婚协议。若他执意要继续收养这个孩子,妻子会带着刚出生的女儿和他离婚。他回忆到这里的时候眼泪会夺眶而出,头摇的像支拨浪鼓,他应该直到今天依然没能想出一个双全的方法。他只是觉得既然将一个孩子从冷冰的台阶上抱起来,就没有理由再将他放回原地,这像是一种执拗。


     后来他的妻子走了,带着刚出生的女儿,换了地址和电话从此断了联系,留下他一个人把龙龙拉扯大。他一定会在无数辗转反侧的夜晚想象他的亲生女儿,有一天会出落成一个婷婷玉立的姑娘,虽然即便站在身前也未必相识。又在醒来时惊觉儿子的成长,不知不觉之间已是个七岁的顽童,生动而真切。


     在来夏令营之前不久龙龙的父亲再婚,结婚对象是一个需要依赖药物控制的精神病患者。问起龙龙他的新妈妈,他会腼腆的说对他很好。龙龙的父亲始终在想办法让他的家庭完整,为儿子挑选一个合适的妈妈。即便很多人无法理解他的决定,而他又疲于解释,就像一种执拗,和当年的那一个一样。而我们把这种执拗,称之为善良。


     他叫臧龙龙,这是他和他父亲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