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Newsletter|首页

请轻唤他们共同的名字

     你一定可以认出他们,在众多的孩子们之中。那牵着手一前一后走着的,无论伙伴们如何蹦跳着超过他们也始终不会分开的那两个。


     他们是来自安徽省太和县洪山镇铜钟村的一对兄弟,两人有一个相同的名字——杨会展。哥哥6岁,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脑瘫和唇腭裂。小一岁的弟弟则幸运的多,聪明伶俐,只是比其他的孩子沉默。
     哥哥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开心的时候会旁若无人的哼愉悦的调,难过的时候会躲进小帐篷里嚎啕的哭。弟弟只是默默的守在他身边,无论是牵着哥哥的手去洗手吃饭,还是在哥哥跑远的时候奋力的在后面跟着,金黄色的小书包会从他瘦削的肩膀滑下来,他会拽一拽然后继续奔跑。


     他们的父亲是个开朗而淳朴的男人,不增不减的爱着这两个儿子。家里两亩地维持全家的温饱和哥哥的医疗费用,刚结婚时候盖起来的房子一立二十年,迎来了他的孩子们送走了他的母亲。但他谈起这些的时候不曾带着一丝悲伤,说起自己因为担心车票不能报销三个人挤一个座位坐了九百多公里的火车来北京时,还带着些许的不好意思。


     兄弟俩眼中的父亲应该是个山一样的男人,高大强壮,威严但是温柔。即便自己就站在旁边也要叮嘱小儿子来照顾好他的哥哥。这时弟弟会仰起头看着父亲,像刚接受了一个光荣的使命。夏令营的第二夜,哥哥发烧,弟弟一宿都搂着哥哥直到他艰难入眠。像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孩都渴望有一个哥哥,吓退欺负自己的坏人,在爆竹炸响的瞬间从背后捂住自己的耳朵。弟弟一直在扮演着哥哥的角色,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将依偎在一起的他们,紧紧的搂住。


     他们一起做的瓦楞纸房子叫做“小鸟之家”,弟弟说要邀请小鸟一起来家里玩,哥哥在旁边憨憨的笑了一下。他们兄弟俩在合作折纸或是画画的时候渐渐开始和志愿者有几句交流,然后咯咯的一起笑一会儿。哥哥的咿咿呀呀,不再是他们彼此才懂的语言。


     每当被问到为什么给兄弟两个起一样的名字时,父亲杨夫涛就会说:“如果有一天哥哥先走了,弟弟会用哥哥的名字继续生活,帮哥哥完成他的愿望。”然后发出几声庄稼人淳朴的笑声,不带着一丝的悲伤。
     如果你认出他们,请轻轻的叫他们共同的名字。


     他们叫杨会展,这是他们的故事。